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最新《陆先生每天都想追妻》小说完整版全文 姜唯一陆墨深小说免费试读

2021-07-22 20:37:32   编辑:布丁

《陆先生每天都想追妻》 小说介绍

姜唯一陆墨深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陆先生每天都想追妻》,陆先生每天都想追妻》讲述了姜唯一陆墨深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姜唯一陆墨深小说精彩节选:姜家二小姐被逼着订婚?姜唯一想,没关系,她那未婚夫人又高又帅还有钱,还是青梅竹马呢!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许她嫁人?!好吧,不嫁!姜唯一说:我只嫁你。...

《陆先生每天都想追妻》 第17章 免费试读

第17章

姜唯一抬头惊讶的看着他,有点突然,“你父母那边不是说定了婚之后才......”

怎么就同意提前注资了。

许问辞看出来她的疑惑,低头说道,“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怕你为难所以主动提出来的。”

至于定不定婚对他来说也不是很在乎,他想要赢得的是姜唯一的心,不是感激和感谢。

陆墨深和姜唯一的感情不是他一朝一夕就能够比的来的。许问辞不在乎姜唯一的过去,他想要的是她的未来。

“问辞哥......”

“一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不用觉得愧疚,也不用说什么感谢的话,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对你我是认真的。”

他愿意用一切去换。

许问辞不想听姜唯一拒绝的话,太过伤人,他只知道自己对姜唯一是势在必得,没有人可以阻止。

说是偏爱,不如说是执拗,或者是偏执,这样的爱有时候太过可怕,可他却不自知。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一一,好好照顾自己。”

许问辞不给姜唯一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起身离开。

姜唯一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姜唯一,你准备好接受许问辞了吗?可答案却是不确定。

她欠许问辞的东西好像越来越多,多到她不敢想像,反正她的命也是许问辞救回来的,嫁给他好像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许问辞下楼,客厅里白玉兰和姜蓝雨已经不在了,姜云齐倒是在特意等着他。

见到许问辞,姜云齐快步的拦了上去,客气的道,“问辞啊,一一没什么事了吧。”

许问辞看都没看他一眼,挽着袖子上的扣子,语气带着一丝嘲讽,“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也不能好好站在这里。”

“是,一一没事就是最好的,”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我们刚刚说的,明天你就会把资金给姜氏集团…”

许问辞突然向他看去,冷着脸,“钱的事情再说吧,等定婚典礼结束后,我会信守承诺的,但在这之前,请姜总先做好你答应我的事情先吧。”

话落,许问辞就走了出去,没给姜云齐一个眼神。

眼看到手的鸭子就飞了,姜云齐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也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别墅。

京佼某知名酒吧里。

陆墨深点了一排的深水炸弹,旁边还有些叫不出名的酒,红的白的应有尽有,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但奈何他一点都不放在心里。

莫青择到的时候不由的啧啧啧了几声,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拍手叫好。

“才几天没见,陆总酒量见长啊,佩服佩服。”说完莫青择在旁边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一个脚踩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好酒,还是你品味好。”

陆墨深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一杯酒下肚,“穿成这样子,你家老头又叫你回家了?”

莫青择,京佼里出了名的浪荡公子,也是莫家最不待见的儿子之一。

莫家是京佼家族企业里的佼佼者,公司企业涉及的领域坡多,家产无数。

但莫青择的父亲却是个多情种,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花心,情人众多,生有几个儿子。

他不是莫家的唯一继承人,但却是最有头脑的一个,因为表现突出引来不少的危险,那些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们总是暗中给他下拌子。

一次受伤过后,莫青择就开始装傻,然后扮浪子挥霍,就是想躲过那些人的眼线,从而在暗地里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王国。

陆墨深是他深交的好友,自然知道他的计划,暗中也帮了不少。

莫青择摆了摆手,一副看开了的样子,“我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别说我了,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人喝闷酒。”

陆墨深没坑声,手搭在杯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心事重重。

“怎么了这是,我听说一一回国了,你没去把人追回来?”

陆墨深眼神冷冷的朝他射去,好像他多说一个字就要了他的命。

“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莫青择往后缩了一点,“你不是等人家三年了吗,这人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不抓经去追回来,等人走了有你哭的。”

“是回来了,不过是回来和人定婚的。”陆墨深的神色带着淡淡的嘲讽,自嘲着自己有多傻。

还想着放下一切恩怨重新开始,到头来只是他一个人的痴心妄想。

“许家,你知道吗?”

莫青择被吓了一跳,突然说道,“你说的不会是许问辞吧?”

莫青择陆墨深和许问辞三个人一直都不对付,也玩不到一块,主要是莫青择觉得许问辞心机太深,也会藏,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就没有深交。

他这些天都忙着和家里的几个人斗来斗去,所以消息不是太灵通,倒是听说许问辞要定婚的消息,却没有想到会是姜唯一。

陆墨深呵了一声,“可不是。”

这个消息莫青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姜唯一怎么就和许问辞定婚了呢?

“那你有没有去找过唯一,说不定你们中间有什么误会,解释一下就好了。”他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一起走过那么多艰难的岁月,怎么能说分就真的分了。

看着陆墨深那么难过,他就知道,这两个人谁都没有放下过对方。

“解释,老子就差把命都全给她了,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吗?从此以后再无关系,形同陌路。”

“呵,好一个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婚嫁各不相干。”陆墨深眼睛猩红,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来,“她说就当我们从来就没有认识过,哈哈哈哈…”

眼泪夺眶而出,莫青择从来就没有看见陆墨深这个样子过,难过的接近崩溃。

他是一直看着两个人的感情过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陆墨深对姜唯一的感情有多深,他的付出并不少。

安慰的话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只能拍了拍的肩膀以示安慰。

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姜唯一发了条微信。

“回国了,我们见一面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