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完整版全文阅读 付春深凤策小说 大结局

2021-07-22 20:39:20   编辑:八贝勒
  •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这本小说写的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说不好看。这个故事的情节十分新颖,和我之前看的小说套路是不一样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就是说作者安铁铁君快更新哈!!!

    安铁铁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由安铁铁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付春深凤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魏皇后付春深,皇后宝座屁股都没坐热就被抄家灭族了不说,还被绿茶姐妹渣男皇帝联手剥皮抽骨烧得骨灰都不剩,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要全天下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可是,这重生第一天就被扔乱葬岗举家发丧又是怎么回事?啊嘞,我才刚重生啊卧槽!可是,这豆蔻年华就被迫嫁给心狠手辣的老太监又是怎么回事?救命,这重生系统该不会是假的吧!...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第一章 涅槃 免费试读

三九骄阳,空气黏热得快要沸腾着火。死刑架上,女子死尸一样地垂着头,衣不蔽体,上面铺满皲裂的暗红血块。

“杀妖后,佑大魏!杀妖后,佑大魏!”

刑场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空气越发焦热,围观的人都有些骚动,谩骂之声不绝于耳。

女子朝着唾骂她的人群,重重地抬起头来,她满脸血污,容貌已经被血给涂抹得看不清了,唯有那一双杏眼格外揪人心弦,让人见之难忘。

片刻之后,一身明黄色锦衣的男子手执一位凤冠霞帔的女子缓缓走到主位上坐下,众人连忙跪下高呼万岁。

“哟,这不是姐姐吗?”凤冠霞帔的女人走到付春深面前,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春毓?”

她眸子一冷,自己最亲爱的妹妹正穿着自己曾经的皇后朝服,站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身侧——母仪天下。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了罢?万念皆空,只余冷笑。

“付春毓,我与你......何怨至此?!”付春深双眼红得瘆人,直勾勾地盯着她,快要滴出血来。

付春毓望着眼前人毫无血色的脸,反倒莞尔一笑,道:“姐姐是最疼爱毓儿的人,毓儿和姐姐能够有什么恩怨呢?”

她笑着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每说一句话,匕首就在付春深的脸上划下一刀:“虽然栽赃陷害你,让你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后的人是我;抢了你最心爱的男人穿着你的朝服母仪天下的人是我,只不过......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致哥哥默许我做的呢。”

她顿了顿,握着匕首的手更加用力,笑道:“然而,灭你母族满族的人可不是我,而是你心心念念的致哥哥。”

李致?!

独独这两个字让付春深嘴角抽搐,杏眼圆睁,力尽而恨不得眦裂。

付春毓冷笑一声,用最甜软的声音说着:“啧,姐姐难道还不知道吗?你堵上身家性命一手送上帝位的如意郎君,以屠尽你母族满族为聘礼,娶我做了这大魏的新后呢。”

“不!你是在说慌,致哥哥不会负我的......你说谎!”

绝美的一双眸子里滴出几滴血泪来,她连连摇着头,不愿相信自己甘当替死鬼护着的人,今日竟如此负她!

血水顺着匕首滴下来,弄脏了那一身凤冠霞帔。

“这衣服你可眼熟?致哥哥亲手为我穿上的呢。”付春毓一脸显摆,她知道这件朝服是付春深的外祖母为她出嫁而亲手缝制的,故而付春深将其视若珍宝。

付春深一双杏眼幽幽地瞪着她,朝付春毓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你配不上这衣服。”她冷笑着,满脸渗血,那双吃透人心的杏眼像要将人撕裂。

“你个疯婆子!”

付春毓倒是不急着擦拭,直接从发髻上取下一枚发簪迅速地捅进付春深的嘴里然后用力搅拌,直搅烂了她口腔里的血肉,从嘴角流出的血水还带着点新鲜的肉沫。旁观的人群见到此等景象,纷纷大声叫好。

“你吐啊,你倒是继续吐啊!”付春毓搅累了,血水顺着发簪金色的尖端往下淌,看得人触目惊心。

付春深感觉口腔中痛得快炸裂开来,像是无数白蚁在一点点地啃食着,一寸一寸地磨人致死。痛得恍惚了,她仿佛看见了眼前站着个人,李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眼前,她用力眨眨眼睛,才看清楚心上人的模样。

见付春深满嘴是血,李致低头笑了笑,像是在笑她的愚蠢,漫不经心道:“皇后可还有什么遗愿未了?。”

付春深这才看清了他,他与付春毓身着华服并立在自己眼前,恰似一对璧人。

“李致,你有心吗?”付春深质问他,他看着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越看越觉得好笑,笑自己一朝皇后一朝囚,笑自己错付终身。

“朕怎么没心?今早灭你母族满门的时候,那个血啊啧啧啧都汇成条小溪了。啧,惨烈得朕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呐!”李致边说边啧啧称赞,好像是在称赞他们许家人的血流淌得有多美一样。

“你祖父许家功高盖主,灭族抄家是迟早的事,能让他们陪着你一起死,也算是朕念着与你夫妻多年的情分了。一个祸国妖后,一群乱臣贼子,不是正般配?”

“多年情分?呵,呵呵呵,好一个多年情分!好一个祸国妖妃乱臣贼子!李致......若有来生,我付春深定将你千刀万剐!”那一双娇俏的杏眼里再也没有了光,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仇恨。

“千刀万剐是不是?”李致一把抓起她的下巴,逼迫着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一字一顿威胁道:“那朕就将你剥皮抽骨,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随后本宫再将你焚烧成灰,烧得你的魂魄都灰飞烟灭,让你在阴间也不得和你舅兄团聚。”付春毓望着付春深空洞的眼窝,猖狂地笑着。

李致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先是一层层皮肤被刀子仔仔细细割下来,用来做养护骨琴的皮具,皮子撕拉一下边从肉上剥离下来,映在眼前是一具血肉模糊的躯体,一片猩红让人见之颤栗。剥完皮后便是用快刀将躯干上多余的肉切掉,伴着肉与快刀摩擦的声音是付春深一声声凄惨的**,仿佛是人间厉鬼的呼号。最后在一片猩红中露出白森森的骨架,再换用锐利的小斧头,连劈带砍,骨头清脆的剥落声便渐次响起,响声渐次稀疏时骨头也被抽离得差不多了。

呈现在看客们眼前的便再不是之前那个绝代美人来,只剩一副无皮无骨的人架子,这样看去倒是像个祸国妖妃该有的样子。李致剥皮技术十分高超,丝毫未伤及付春深要害处,剥皮抽骨后还留着她一口气。

李致拍了拍手上沾染的肉沫,望着眼前的美人皮,笑道:“点火吧。”

火腾然跃起三丈之高,将付春深包裹吞噬,从火团里传出的声声凄凉惨叫直叫得围观的人心惊肉跳。

“苍天若不负我,来世定叫尔等血债血偿!”

这声凄厉的遗言声声咳血,使人不忍细听,付春深声落气绝,骄阳天竟下起翻天覆地的雨来,暴雨来势汹汹,似哭似泣。

“妖后祭天,老天显灵了,快跑啊......”

群民四散奔逃,大火被雨水浇灭,只剩付春深一幅头骨,一双杏眼镶嵌其上,烈火烧之不化。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