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22 20:40:54   编辑:雾雨靡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付春深凤策的小说叫《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是作者安铁铁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魏皇后付春深,皇后宝座屁股都没坐热就被抄家灭族了不说,还被绿茶姐妹渣男皇帝联手剥皮抽骨烧得骨灰都不剩,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要全天下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可是,这重生第一天就被扔乱葬岗举家发丧又是怎么回事?啊嘞,我才刚重生啊卧槽!可是,这豆蔻年华就被迫嫁给心狠手辣的老太监又是怎么回事?救命,这重生系统该不会是假的吧!...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第十章 私通 免费试读

小桃苏和桂嬷嬷应声掩门退下了。

望着二人走远了,付春深才得了空对付身后这个老色批。

“督公什么时候来的?”

付春深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随意开了个话头,暗自里悄悄运功想要解开穴道。

“别白费力气了,本督点的穴,也是你那点儿三脚猫的功夫能够解开的?”

身后传来男人的讥笑。

淦!无论付春深如何运气,依旧无法将解开。

“都督这是什么意思?”

付春深也懒得和他耗下去,直截了当。

“叫师父。”

......

付春深一声不吭,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要求一样。

“雏儿记住了,下回见了本督,得喊师父。”

凤策却好似不把她的小任性放在心上,伸手给她解开了穴位。

“哦?是么?”

穴道一解开,付春深反手就擒住了凤策的手,三两下便将其逼至榻上的一角,反手发髻上取下一枚发簪,用尖锐的一端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师父?”

“哎,师父在这儿呢。”

簪子只消再往前分毫,雪白的脖颈处就要溢出鲜红的血。

“小雏儿可别忘了,咱们师徒俩可是同命人。”

凤策瞥了一眼簪子,伸出手轻轻地就将发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

付春深愣了愣,瞬息间原本还在自己手上的簪子不知为何就落到了这个男人手上。

前一世传闻西厂厂公、锦衣卫总督凤策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太监,但是经过自己和他过过几招之后,才发现这人功力深厚,就连习武世家出生又苦练武术多年的自己都摸不到他的底。甚至,甚至不知道他师承何门何派,使得又是什么功法招数。

“哦,是么?反正我也是死过几回的人了,难道还怕多死这一回不成?”

付春深眼底掠过一丝讥笑,若不是为了复仇,谁又愿意来这污浊的人世间再走一遭呢?

“若是本督要你活呢?”

修长冰冷的指猝不及防捏住她的下巴,逼得付春深一双杏眸只能望向他。

俊眼修眉,一双丹凤眼神秘又清澈,琥珀色的瞳孔里映出付春深一张苍白的小脸。

“本督不管你死过多少次,这一次,你只需要为本督好好活下去。”

一字一顿,嗓音低沉中略微带着点儿沙哑,字字句句落进少女心间。

这一次,为本督而活。

付春深敛眸,再没有人要她活下去,除了凤策,这个本该素不相识的老太监。

“小雏儿在演什么戏?”

“我?”

付春深一时没反应过来凤策在问些什么。

“不是某人昨儿被我一把推下去,掉在了自己都棺材盖上,又爬起来装神弄鬼说自己死而复生还得了神佛庇佑,谁娶了你谁就能得天下么?”

“怎么?师父也想得天下么?”

付春深嗤笑出声,故意刺他痛处。

历朝历代,还没有哪个太监有娶妻的先例。

“是又如何?”

凤策却毫不避讳,反倒将她的下巴捏得更紧更近,险些就要吻上去。

“师父不是说了,是徒儿在装神弄鬼给自己脸上贴金么?”

下颌骨往下一部分隐隐作痛,付春深才稍稍收敛了一些。

“哦,可是有些人却好像信了呢。”

“师父的意思是?”

付春深明显感觉到凤策话里有话,她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却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

“真是无趣。”

紧捏下巴的手一松,凤策起身便要走。

“师父去哪儿?”

“找皇帝老儿吃酒去。”

可算是送走了这尊大佛,付春深才得以躺下睡个安稳觉。

一觉醒来,付春毓的娘沈月容就坐在了自己的床前。

“三姨娘这是在做什么?”

付春深抬眼扫了眼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好似并不怎么感兴趣都样子。

小桃苏伺候着付春深喝药,路过见着沈月容,心底暗自骂了一句活该,也不见给她上一杯茶水。

“娇娇儿可好些了?”

娇娇儿是付春深的小名儿,此前与付春毓交好时,付春毓还这样叫过自己。

只是沈月容一向不待见付春深这个丧家犬一般的人,又怎么会跑过来张口就唤自己娇娇儿呢?

左不过是付春毓请了自己娘请来为自己求情罢了。

“劳三姨娘挂念,不怎么好。”

付春深一反常态,丝毫不给她这个做长辈的脸面。

“我听郎中说了,只是伤及皮肉,好好将息便没什么大碍的。”沈月容尴尬地笑了笑,付春深不待见,只得自圆其说。

“哦?是么?是哪家的庸医这样说?是贵和药铺的刘老板么?”

付春深抿了一小口茶,笑得烂漫又天真,一双水汪汪的杏眸望着沈月容,好一副不谙世事的稚嫩皮囊。

“付春深,你不要不识好歹!”

真是反了天了!平时的付春深岂敢这样与自己说话?

“三姨娘这是做什么?春深怎么都听不懂呢?”

付春深依旧是挂着那一副灿烂的笑容,丝毫不为所动。

“你现在去跟老爷求情,将春毓放出来,饶过她这一次,本夫人就姑且饶过你这一回不敬之罪!”

沈月容说话底气十足,付春深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实在是纳罕她究竟是哪里来的底气。

自己的女儿已经命悬一线了,竟然还摆出这副架子,给谁看?

“三姨娘这是在求我么?”

“求你什么?”

沈月容被她这一问给问懵了。

“求我不把你私通张管家的事告诉父亲。”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恍若平地起惊雷,沈月容一下就慌了。

“沈月容啊沈月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管家那件里衣上还绣着你的闺名呢,衣服就在我融月轩放着,要不给您看看温故温故?恐怕您还不知道,张管家每晚都会枕着您的贴身红肚兜入睡吧?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跟你女儿求情?你们母女两个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女儿投毒害母,母亲私通**,呵呵,真是**配狗,天长地久。”

付春深不紧不慢地说着,语气平淡地像是正在跟和蔼可亲的三姨娘话家常。

沈月容普通一声就跪下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