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付春深凤策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无错版

2021-07-22 20:40:54   编辑:豆腐乳
  •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这本小说写的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说不好看。这个故事的情节十分新颖,和我之前看的小说套路是不一样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就是说作者安铁铁君快更新哈!!!

    安铁铁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抖音小说《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的主人公是付春深凤策,是作者安铁铁创作的原创作品,小说讲述:大魏皇后付春深,皇后宝座屁股都没坐热就被抄家灭族了不说,还被绿茶姐妹渣男皇帝联手剥皮抽骨烧得骨灰都不剩,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要全天下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可是,这重生第一天就被扔乱葬岗举家发丧又是怎么回事?啊嘞,我才刚重生啊卧槽!可是,这豆蔻年华就被迫嫁给心狠手辣的老太监又是怎么回事?救命,这重生系统该不会是假的吧!...

《宦妃倾城:千岁爷的心尖宠》 第八章 借刀杀人 免费试读

“忘记了什么?”

付春毓眼波一横,死死地盯着付春深,像是一时间想起些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

付春深见眼下还站着小桃苏和桂嬷嬷,自己的处境太过于安全了,远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随意找了个理由将二人打发到偏室去了。

想到付春毓向来与自家小姐叫好,二人也不曾有什么疑虑,便十分放心地进了内室忙活起来。

现下整个房间就只剩自己和付春毓两个人了。

付春深伸出两根指头,轻轻捏起小茶盏抿了口茶,道:“忘记了那做陶的陶泥是妹妹给我的呢,我一个丧家犬一样的嫡女,怎么会有那么上好的陶泥呢?”

语毕,付春深依旧只是笑了笑,只是却依然没有把话说全。

真话就是要慢慢说,隔墙的耳朵才能把话一字不漏地听明白。

“呵,是我送的又怎么样?我不过是看姐姐可怜,想做个陶罐讨二夫人欢心却连块陶泥都买不起,却不料姐姐竟然是个狠心肠的,竟然往陶泥里面下毒呢,现在竟然还想栽赃陷害在妹妹头上。付春深,你好狠的心呐!”

付春毓说得颇为咬牙切齿,仿佛所言非虚。

“是啊,我付春深可怜。那种毒药罕见又名贵,我怎么又买得起呢?妹妹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城南的贵和药铺的刘老板还有你的贴身丫鬟晓芸亲自签字的收据呢,上面买了些什么,恐怕就不劳我明说了吧?”

付春深莞尔一笑,一笑嘴角旁就生出一对娇俏可爱的小梨涡,任谁见了也要夸上一句天真烂漫,可爱得紧。

就是顶着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说出那样一堆血腥恶臭的阴谋来。

“付春深,你到底想要些什么?”

付春毓脸色一沉,眼底掠过一抹冷血。

“我想要什么?我付春深能要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要好好活着罢了,可是妹妹连这么小小的心愿都满足不了姐姐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何苦一再致姐姐于死地呢?”

付春深放下茶杯,手肘一不小心磕到了桌子旁放着的一枚底部极尖细的簪子,簪子被宽大的袖口揽了一下,朝着付春毓的方向滑动了几步,正好落在桌子边沿上,离付春毓不过咫尺之间。

付春毓望见这枚发簪,转头笑道:“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春毓一点儿都听不懂呢。”

“我说,你,付春毓,投毒弑母还想嫁祸给自己的长姐,于天理于人伦不容,出了这样的事,你那个窝囊娘不仅护不住你,还会跟着你一起受连累!”

付春毓前一世最在意的人就是生养她的母亲,付府的三姨娘沈月桐。提到沈月桐的时候付春毓可以下了重音。

付春深眼角余光撇过去,见着付春毓脸色越来越阴沉,便继续说道:“堂堂相府里出了此等丑闻,你以为你们娘俩还能有活路吗?前朝投毒弑当家主母的,不仅自己被剥皮抽筋活活折磨致死,就连与她相关的所有亲族全都被绞杀,以儆效尤。而你认为我一个孤家寡人想要些什么呢?付春毓,你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

“哦?是吗?姐姐以为,一个死过一回的人,真的还会有人认为你还能活着是吗?”

付春毓却突然狞笑起来,眼神里的轻蔑暴露无遗,如今起死回生的付春深,不过就是个弱不禁风的纸片人,风一吹就散了,至于到底活没活过,这谁又说得清呢。

“你想干什么?”

付春深望见付春毓的狞笑,那双一直死死盯着桌子上的发簪。

她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朝自己袭来,仿佛预测到了危险的即将来临,作势要去抢那枚发簪。

“付春深,就算你能从乱葬岗死里逃生又如何?今日还不照样是你的死期!”

付春毓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手腕,拿起簪子往付春深的脖子上扎去——

怎么回事?

原本弱不禁风的付春深却一把擒制住自己,她的手腕明明纤细得吓人,力气竟然如此之大,自己远不是她的对手,手腕反被她擒拿住动弹不得。

“春毓!你已经投毒害了二夫人,现在还想杀我灭口吗?”

付春深却大喊起来,声音断断续续,像极了被人掐住脖子动弹不得的样子。

完了!被这个**给算计了!

付春毓想松手,将簪子扔在地上,可是手却完全被付春深控制着,不仅扔不掉反而握得更紧了。

“放肆!”

一声粗砺的呵斥如平地一声惊雷一般冲撞进焦灼的房间里。

制建付博脸色铁青,身旁还站着二夫人的女儿付春玥和一众丫鬟小厮。

还未等付春毓反应过来,付春深手上的力气一下就松弛下来,簪子猝不及防地往付春深白皙的脖颈处扎去,雪白的肌肤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毓儿,你也是一时糊涂,你认个错儿,父亲......父亲是不会怪你的......”

付春深断断续续艰难地说完这几个字,声音就渐渐消下去,直到失去喘息。

付春毓再次扭过头,付春深却已经倒床不起了,只剩一把滴着血的发簪还握在自己的手里。

“不!不是我!不是**的!”

付春毓一把扔掉自己手中的簪子,发疯似的大喊大叫。

“你个疯子,竟然敢谋害我母亲!”

付春玥在外面可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漏地全部听干净了,见着付春毓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以泄心头之恨!

她快步冲上去,朝着付春毓的脸就左右开弓,巴掌打得震天响。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把这个疯女人拖下去,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声音里有着不容违抗的严厉,付博抹额,只觉得印堂发黑、家门不幸。

“大小姐!来人啊,快叫郎中!”

在内室忙活着的桂嬷嬷和小桃苏二人听见外面的动静赶紧跑出来查看,却不曾想才一会儿子的功夫,自家主子就又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差点儿又要一命呜呼。

“还愣着干嘛,快叫郎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